魏吴之间的“芍陂樊城之战”

动漫推荐 浏览(1517)
必发888老虎机
?

  何处望神州?满眼风光北固楼。

  千古兴亡多少事?悠悠!不尽长江滚滚流。

  年少万兜鍪,坐断东南战未休。

  天下英雄谁敌手?曹刘!生子当如孙仲谋。

  

  人们对三国时期的印象中,蜀汉和曹魏的印象可能更深刻一些。两国之间发生的战事,比如诸葛亮的五次北伐,也更为人所熟知。其实在“襄樊之战”以及“夷陵之战”之后,蜀汉已经成为三个政权中最弱小的一个。虽然有诸葛亮这样的人才作为统帅,但还是难以弥补在国家硬实力上的差距。

  所以说曹魏和东吴在东线的战场也很激烈,规模更加大,只是在后世的关注度却比不上蜀汉和曹魏的西线战场。下面小编就来聊一聊东吴和曹魏之间的一次战役——“芍陂樊城之战”。

  

  曹叡的去世,给予东吴北上的野心

  简单地说一下“芍陂樊城之战”发生时的背景。按照曹魏的年号发生在正始二年;按东吴的年号发生在赤乌四年,也就是公元241年。

  不久之前,魏明帝曹叡去世,曹芳即位,由曹爽和司马懿作为辅政大臣。这个时候曹芳才八岁,曹魏可以说正处于主少国疑的境地。

  

  零陵太守殷礼认为这个阶段正是北伐的大好机会。他向孙权提出一个非常激进的建议:与蜀汉联合,让蜀汉出兵进攻陇右,牵制曹魏西方的兵力;东吴则大举进攻,由诸葛瑾、朱然进攻襄阳;陆逊进攻寿春,孙权御驾亲征渡过淮河。这样一来,曹魏的兵力会被陇右、襄樊、淮南三个地方拉扯,许昌、洛阳中的兵力空虚,还有可能造成内部的民变。

  如果曹魏这三路军队有一路失败,另外两路也无法支援,反而会降低士气。总而言之,殷礼的计划就是与蜀汉在西、中、东三个反向组成一个巨大的三叉戟,让曹魏疲于应对。

  而且在出兵的规模上,殷礼更是提出要“举强羸之数,使强者执戟,羸者转运”,势必要以一役毕其功。不过这个激进的计划不出意料地受到孙权的反对。

  毕竟当时曹魏虽然主少国疑,但还没有发生“高平陵之变”,没有出现那种激烈的政治倾轧,更没有“淮南三叛”这样的规模较大的兵变,曹魏这次权力交接,还达不到“天下有变”的程度,而且江东和蜀汉虽说是同盟,但毕竟不是一体,很难做到这样同心同德,并力伐曹。孙权对蜀汉仍然是抱有戒心的。所以在种种原因下,孙权几乎不可能采用殷礼的计划。

  

  不过曹叡的去世,以及殷礼的建议给了孙权北伐的野心。不拼命打不等于不打,孙权还是向曹魏发动了规模较大的军事行动,也就是“芍陂樊城之战”。

  

  兵分多路进攻曹魏

  江东方面兵分多路进攻曹魏,全琮率领数万之众,应该是主力部,攻打寿春,进攻到芍陂;诸葛恪进攻六安;朱然、朱异(朱桓之子)进攻樊城;诸葛瑾、步骘进攻去襄阳一百五十里的柤中。

  其实大概可以分为两个方向,一个是荆州北部,一个是淮南地区,和殷礼提议相比,没有与蜀汉联同(这个时候的姜维可能会有北伐的活动,不过规模应该不大),规模也小一些。

  

  吴魏之间的作战过程

  由于是荆州、淮南两线线作战,彼此之间缺少关联,小编也就分为两个战场来介绍。

  一、樊城之战

  朱然围攻樊城的兵力同样不少,荆州刺史胡质认为樊城地势较低,城中兵力也不够,于是率领军队救援樊城,在城外驻兵,安抚城内守军的士气。

  不过朱然采用朱异的计策(具体是什么小编没有找到),击破樊城的外围部队(小编猜测可能是胡质的部队),继续围攻樊城;同时诸葛瑾、步骘也在攻掠柤中。

  

  樊城长期被围困,柤中也有被东吴攻破,迁移人口的风险,于是司马懿率军救援樊城。此时正处于六月的炎夏,襄樊一带又潮又热,军队作战无法持久。司马懿先用小股骑兵部队挑战,朱然没有轻举妄动;司马懿又筛选精锐、招募先登死士,做出大举进攻的态势。

  此时全琮在“芍陂之战”中失利(“芍陂之战”发生在四月,司马懿救樊城在六月),朱然认为没有进攻樊城的必要,又担心司马懿的进攻,于是连夜撤退。司马懿追击吴军,斩杀俘虏一万多人(这是《晋书》的记载,小编认为应该有很大的水分,反正知道司马懿赢了就行了),缴获许多战船军资。

  二、芍陂之战

  全琮率领数万军队进攻淮南,前期取得了一些战果,“决芍陂,烧安城邸阁,收其人民。”扬州刺史孙礼积极抵御全琮的进攻,部曲死伤严重,孙礼更是亲自上阵,战马都在战斗中受伤;王凌(扬州地区军事长官)率军赶到,与全琮进行短时间高强度的战斗。东吴军失利,魏军趁势消灭中郎将秦晃的部队。

  这个时候。张休(张昭的儿子)、顾承(顾雍的孙子)抵挡住王凌等人的进攻,阻止曹魏军扩大战果;全琮的儿子全绪和全端反攻、逼退王凌,使全琮军能够安然撤退。

  

  “芍陂樊城之战”的影响

  “芍陂樊城之战”并没有造成一城一地的得失,也没有大规模的歼灭战(小编还是认为《晋书》中“斩获万余”的记载不足信),所以说“芍陂樊城之战”对荆州和淮南地区的局势的影响是极为有限的,它的影响主要在政治方面。

  在曹魏方面,司马懿通过救援樊城,击败朱然,树立了一定的威望;在东吴方面,由于在论功的时候,全绪、全端的封赏低于张休、顾承(论者认为阻拦敌人更加重要),导致全琮与顾谭(顾承的哥哥)之间产生嫌隙。

  

  后来东吴陷入“二宫之争”(太子孙登去世,孙权的三子孙和与四子孙霸争夺太子之位)的剧烈党争,顾谭站在孙和一派,全琮站在孙霸一派(全琮的另一个儿子全寄是孙霸的宾客),二者之间的矛盾更加深重。

  全琮父子向孙权进谗言,说张休、顾承与典军陈恂勾结,故意夸大战功。

  孙权和顾谭商量,让顾谭认错谢罪就放过顾承。顾谭则坚持不认罪,反而对孙权说:“陛下,谗言其兴乎!”有司上奏顾谭有大不敬之罪,于是孙权将张休、顾承、顾谭一同流放到交州。也就是说,“芍陂之战”成为“二宫之争”中全琮攻击政敌的武器了。

  参考文献:《三国志》、《资治通鉴》